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登入]尘土————>裸奔


有一种巨大的空旷感。


这个异常扩大的心理空间大概就是我放任自我的产物。我现在有点儿后悔了,其实很多事儿不在于亡羊补牢式标准答案的找寻,只要那么做了就自然而然,不费吹灰之力。


有很多,真的错的回不了头了,才能说出来一句两句早就被总结好了的道理。


打的脸越肿,胖子充不得,肯定要进医院的。


我现在逐渐开始了解,不是那种逻辑上的捋顺了的了解,而是那种设身处地的浸入式了解,了解人为什么会选择逃避。逃避在网络,逃避在深山,逃避在黑暗,逃避在脑内精神以急救一样十万火急构造的一片幻象。


外头火烧火燎了,但是水不会被烧着,所以在水下的人,就可以静静地沉睡。哪怕睁开了眼,透过水面的火光永远波光粼粼,灼不伤空洞的眼睛,更给生活镀了一层柔光。


事到如今,已经不想自我安慰爬出水面的梯子究竟是何种样式,数量怎样繁多,更不想讨论肌无力,不想在乎胸腔之外的所有空气。只要心脏仍旧跳动,水波依然渡着视线的光,就能永远温暖。


永远飘摇,永远在路上,永远活着。





评论

© 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