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鳗鱼 四】我就躺在那,你跟我一起撒谎吧

违背了自己每两周回家一次的约定不小心滚回来了w

找了不少好歌,待会一一推吧w

现在是直播的,瓦尔德五人组重聚的时间。

“欢迎回来。”药杵给我写出了这行字。

————————————————————————

英雄我结束了一周的苦逼生活并滚了回来。这周过的还不错,就是没怎么吃东西,周五有点胃疼。哦对了说明一下,我真的,绝对不是一周都没吃饭,我只是不吃午饭而已。周五饿到不能伙伴们愉快的玩耍了好悲伤,媳妇塞给我草莓味的棒棒糖,擦,我不吃这种东西好么?不恶心吗?香精色素一堆?虽然我喜欢草莓但不代表我喜欢这种味道的棒棒糖,顺便,我不吃棒棒糖。大白塞给我奥利奥,我摆摆手拒绝了,快吃吐了,看见那玩意儿就反胃酸。有东西吃还挑三拣四,这就是作死。

周五晚上我躺下睡觉,今天早上我又醒了,接着下午我突然被母上赶回家,像个没人要的皮球提着袋子敲开了家门,又跑出家门敲了Sormo家的门。Sormo吃惊的把我扔进她家,打电话集齐了五人组。药杵有点感冒,嗓子哑了,没法说话。阿浩给了她一个笔记本,让药杵写东西。药杵看起来不大乐意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刚想开口阿浩就用眼神阻止了她。我也想要个这样关心妹子的老哥啊……Sormo家没开音乐,因为今天的天气实在让人感到无聊。想放一些能提的起劲的音乐,可是又嫌太闹。阿正掏出他的数学卷子;药杵去开了电视;阿浩的PSP没带来,所以他只好出门买吃的回来;Sormo看了看我们扶额叹气,讽刺了我们这一群不思上进的东西括弧包括她括弧完之后试图给我们炸点薯条——据说那是在麦德龙买的——来吃;我打开电脑刷MC和lft,发现了ElfArtWorld。

哇哦,这可真让人兴奋,我这么想着,向Sormo报告了这东西。她正在忙着把薯条从锅里弄出来放到一只铺了纸的盘子里。

“那不错,你是打算把我们都弄进去吗?”吃的时候她问我。

“我一直都在这么干,试图把你们编进一个设定,而那设定会像真的一样。”我瞥了一眼盘子里的薯条估算了一下根数,决定在阿浩买东西回来之前把它们啃干净。药杵不能吃这些东西,Sormo很贴心的给了药杵切片水果。

“这次你是要来真的?我以为你之前的设定都是画着玩玩。”

“拜托——你觉得我这种穷鬼会拿康颂水彩本子开玩笑?!我连份子钱都差点凑不齐。”

顺便说明一下‘份子钱’:Sormo习惯性的收集超市结账时给的小票,而我们每次在Sormo家玩(吃)耍(喝)之后都要按照小票平摊80%的钱数——这就是为什么天上没有馅饼掉,因为地上也没有白饭吃。

“我记得你的英语笔记本,你只弄了两个人啊。或者你的手稿本,你把药杵的设定弄得离谱了点。”

药杵看着我们发出了表示疑惑的声音。

“没错没错,我很抱歉药杵,”我对她解释着,“我给你的设定是迷恋中国风——我知道,别皱眉头,你只是喜欢古诗。但这样不坏,多么才女。哦,我都要感谢上帝了,让一个女生如此多才多艺。”

“你最近怎么了?语气这么奇怪。”Sormo用看精神病人的眼神看着我。

“我最近比较迷诗,但是不是古诗,是诗,单纯的诗。”我翻了个白眼,“文章看多了,比如费特的,或者泰戈尔的。‘我是谁,又来自哪里,此刻我停落在一朵优美的花上,此刻正在呼吸。’”

“你时刻都在呼吸好吗沈晶冰?”阿浩回来了。我看了看桌上的盘子,不错,就剩下几根了。

“那是诗!!”

“啊,那你可能要走上不归路了,祝你早日自杀。还有,我要先跟你友尽。卧槽桌子上那是薯条吗?!药杵你吃了?!”

药杵摇了摇头,拿起一个还没切的苹果摆了摆。

我也摇了摇头,继续投入到我无限的电脑中了。

————————————————————————

设定进行中……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