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鳗鱼 三】文艺三十题和原野沙漠接壤综合症

背景音:瓦尔德原野

出场人物:某五人组

三十题:文艺系

×不适请点右上角叉

×完全不是文艺三十题应该写的w

×别把这玩意儿看成文艺三十题

————————————————————

Sormo家里开始放瓦尔德原野了。

整个星期我们没见,因为Sormo母上回家放假,人家好不容易整天搁一块了你腆着个脸把人家拽出来一点都不好玩,也不好。

我呢,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门里。我觉得我可能得了原野沙漠接壤综合症,不断想要向无边无际的神秘沙漠前行,看他烈日下遥远的梦境海市蜃楼,再看沙漠中夜里静谧的美,让星星旅行了几亿年的光在我身边停留——仙人掌是我的伙伴,夜色中的沙漠腹蛇跟我一起,如此奇异的旅程只有一样让我在原野边缘停下了脚步:我会死吗?

我回头看向我家,妈妈在做饭,爸爸在看电视。

身后原野翠绿的草向我招手,比起仙人掌尖锐的刺他们更加柔和,不会伤人。呆在这里,我不会死。所以我止步不前,在交界处矛盾起来。除非把草剃光,将原野毁于一旦,我才能如释重负的踏进沙漠。

把它代入到现实,那么这简直太可怕了。没人会希望没有家吧?

早上我想完这些,就跑去了sormo家,两个人开始欢脱的作死。有句老(新)话说得好:要想喜闻乐见,必先丧心病狂。我估计是娘胎里就放弃了治疗,跟nutty没糖吃一样疯狂的追着阿浩的PSP满街跑,阿浩不得不决定把没电了的PSP充电器扔进书架上不知哪一本书里。卧槽,你想干什么!

……不说这些了。

我们开始讨论起我正努力攻克的三十题,sormo使劲打击我说我的语言一点都不优美,如果我不去装成文艺青年感受美好生活,那我就打死也写不出来这三十题。我不过是想写我爱的西皮腻歪来腻歪去他向他告白他是傲娇帝他们爱着对方最后爱情遇到挫折但两个人还是BE了的故事嘛!(咦我好像剧透了什么)我特么连提纲都(在脑子里)列好了啊!阿正不放过任何一个跟我斗嘴的机会继续说我这种日常十分逗比的孩子是不可能文艺的,我逗比吗?!当我把这句话怒吼出去的时候他们全都用带着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我逗比。

就连阿正都放下他握了半天(他手冷)的热水杯,拍了拍我的肩。

说真的我觉得我可能是阅读习惯没养好,从小到大书读的也不少,要说有好词好句的也占多数。但我就是一目十行啊一目十行,大概看个剧情就抹抹嘴说我吃完了。造成我词穷并且毫无修辞手法的就是它!后悔死我了啊!!!!现在恶补还来得及吗?反正我现在看书也都很认真的看了啦Q Q

就在现在我要去做别的事,而且Sormo要换歌了。

先这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