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麦穗】splendid×splendont 在你身边1-10

好想看frozen啊啊啊怎么这样QAQ【滚

【正色

×秉承着劳资自古红蓝出CP的信念下手

×Sormo期间一直在捣乱,然后我们一块完成的

×攻受无差

×OOC+2333

×完全把持不住请慎入

————————————————

 

那时他的灯照在我头上,我藉他的光行过黑暗。

                            ——《圣经》

1.

有记忆起他就是孤独的。

深夜他拿着早上偷来的MP3听,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四方的天花板惨白,一个角还有发潮的印记。月光照进来,在地上留下寂寞的影子。这里不是他的家,只是还未开售的楼盘。

他没有充电插销。MP3没电了,月亮留给他静默的世界。

世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

不会再亮起的MP3默默地在他的视线里藏起自己的红色,而那颜色像他的头发一样。

2.

早晨人潮如流的地铁站向来是他的饭钱供应室。今天这一个穿着运动衫的蓝发少年没有管好他的钱包,他得手了。

对方在他扭头准备离开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开始慌乱的扭头查看周围。

自己迅速从地铁站起跑,对方察觉到了异常紧跟在自己后面追着跑。

“嘿!站住!”对方这么喊着。

像无数漫画里描写的一样,正义追捕着邪恶。

明显蓝发的少年速度跟不上他,而自己在顺了沿途小摊上一块蛋糕并甩掉他之后还轻松的登上某个闹市区三层平房的楼顶。看着楼底小路上左顾右盼的少年,他笑了出来。

“你的钱包,我收下了。”这么说着,转身离去。

少年抬头仰望着他。

3.

红发少年进了拘留所。

没被发现是惯偷,所以他只是被扔进了某个拘留室。

大概要在这儿呆上一天了。他撇了撇嘴角,红色的头发在灰暗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显眼。

刚找了个地方坐下不到十分钟,一阵咒骂从走廊尽头传来。条子推开拘留室的铁栅栏把一个人推了进来,天空的颜色瞬间闯入了房间。

“哟。”自己随性的打了招呼。

然后两个人开始愣愣的相望。

4.

打了一架,结果拘留的时间延长了。

“我真希望你是因为我钱包的事儿进来的,”蓝发少年仰头止住鼻血,“想不到会在这儿遇到你。”

“彼此彼此。”他因为嘴角的淤青抽动了一下脸颊,“你呢,你看起来不像是小偷什么的。”

“一个朋友被人欺负了,路上正好看到就去把那人揍了一顿。”

“哦……”

“splendid。”

他疑惑的看向蓝发少年。

“我是说,我叫splendid。我十八了。”向他友好的伸出手。

“……splendont。大概……十八。”两手交握。

“那,dont,是朋友了哦。”

蓝发少年笑了,splendont意识到世界不再只有他一个人。

“为什么会叫我dont啊……”

5.

太阳沉下之前月亮就已经升起,淡淡的挂在空中仿佛只是一滴米色颜料淡开。

Dont缩了缩脖子,晚上会很冷,他已经预见到了。冬天,天黑的真是早啊。

走出大门,面前是旷野,很远的地方有城市的影子。

卧槽我是怎么来到这见鬼的警局的。

“嘿dont这里要怎么回市区啊……还有这儿是哪儿啊!”身边往日沉默的空气瞬间被替换成一只吵吵嚷嚷的蓝色家伙。

“我无所谓。”dont从口袋里掏出硬币。

正面,向月亮走;反面,向太阳沉下的地方走。

“哦那就是说你家肯定在附近!我可以去你那儿吗我想借一下电话!”did完全忽视了旷野上连个屋顶都没见到更何况有个房子。

“……我……没有家。”硬币落下来被自己狠狠攥在手心,没有张开手去看硬币的图案。

旁边的did一时语塞,尴尬的沉默着。两个人站在旷野中,风刮乱了两个人的头发,蓝色和红色交织在一起。

自己和他,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

6.

母亲很早就死去,父亲则是因此酗酒赌博的dont从小就染上偷窃的坏毛病。

他并不喜欢这样,可是为了逃避父亲因为没钱赌博的毒打后来则是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去。

母亲还在的时候常常给他念童话,dont忘了什么也不想忘记那个时候。

Dont,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要做hero!要做最伟大的hero!

尔后看着曾经光洁的自己,堕入地狱,身边是黑色,伸手不见五指。

没人会喜欢自己,自己也不会迁就别人。

就在自己安于现状的时候,这个人出现了。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像朝阳,把金光撒向了自己的脸庞。

他本应属于黑夜,却曾经爱着阳光。

现在也是。

7.

“呃……那个……”did吞吞吐吐,可能是想道歉。

“你,别在那儿摆着蠢兮兮的脸。看见那片阴影没有,朝那儿走,等你觉得你不行了就要死了的时候就到市区了。”dont瞥了这个人一眼,“后会有期,我走了。”摊开手掌看着是正面,好吧,月亮我来了。

刚起步却被身后人拉住了胳膊。

“那个……要不一起去我家?我一个人住,挺宽敞的。父母都在国外所以……总之要来吗?”

“……不太好吧。”犹豫。

“没事!正好也陪我走回去嘛,路这么长没人陪着我会闷死的你忍心吗啊啊啊啊……”

“我忍心。”

“哦那太好了你同意啦那我们走吧!”did完全无视了dont的话拽着对方朝着相反的方向就走。Dont觉得不太对劲,为什么小偷和失主会是这种关系啊?

8.

两个人累死累活地到了splendid家,进门看到挂在墙上的钟显示晚上十点。

走了将近四个小时,dont想。

“啊~dont我累死了,我饿……”身上突然黏上一只长手章鱼,蓝的。

“……这是你家……”dont忍住了骂傻逼的冲动。

Did咕哝了一些话,dont听明白是‘我只会做方便面但我不想吃方便面我饿了’。

好吧我做,Dont这么想。既然我来住别人家,也得让这人吃我的嘴短。

Dont把did扔进长沙发,四处找了一圈,一个字‘乱’。一扇门上写着‘hero的梦境观察室’——卧室,‘hero的怪物资料室’——书房,‘hero的麻烦解决处’——卫生间。那么这样看来‘hero的生命维持室’就是厨房了吗……

Dont其实是会做饭的,以前他曾经给一家餐厅打工。不过他来之后两个星期餐厅就因为经营惨淡歇业,好不容易找到愿意聘他的雇主也没了,只好再次干老本行。

所以当他端着用冰箱里仅剩的食材做的四处飘香的面条出现时did差不多一下子活了过来。

“splendid,你……想做英雄?”did大快朵颐的时候dont这么问。

“唔……没错!要做the best hero in the world!”did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食物,得意的笑着说,“快称赞我!”

“白痴……我住哪?”这下你嘴短了,我可以理直气壮了。

“唔……那儿!”did伸手一指。

‘hero的手下居住处’。

“别吃了,”dont冒着青筋从did面前抽走还剩一半的面,“我去倒掉。”

 

 

【卧槽每一小段写的越来越长把持不住了怎么办……那算了反正本来就打算每段回好几个车的你们就当我话唠】

 

 

9.

Dont躺在客房(did:dont别!我错了你把面还给我我会把那张纸条撕掉啊啊别倒啊!)舒服的大床上。很久没有这么正式的躺在床上了,dont无奈的笑了笑。

月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照进来,可跟昨天晚上却全然不同。

Did家的布置很简单,但是很杂乱。但就仅仅是客房的简单装饰,月光照上也就不那么寂寞。

心里慢慢涌起温暖的感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曾经无数次祈祷这样的时刻,内心却觉得也许永远不会来临。

然而它就在不经意间悄然来到了。

换衣服的时候带出来了一个红色的MP3,然后问did借了插销通上了电,屏幕终于再次亮起。MP3背面贴了一个标签,名字似乎是‘sniffles’还是什么。

Dont无意中翻到一首叫An Deiner Seite的歌,但听一分钟就突如其来断掉了,可能是传输的时候没传完整。

可以听到的时间里调子是钢琴,单调寂寞。

是自己的写照,没错吧。

孤单的自己,和一轮孤高的月亮。

门响的声音打断了dont的思路,“……dont?你醒着吗?”

“什么事……”下床打开门是抱着枕头的did。

“那个啊……dont……我睡觉一般都是抱着一个很大的恐龙然后,呃,那个家伙现在在洗衣机里然后……那个那个……我现在没东西抱睡不着……那个……我、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哦,原来今天洗澡的时候洗衣机里那一坨绿的东西是个恐龙啊。

“dont你还有MP3啊!在听什么?”得到应许的did高兴的闯了进来爬到了床上,拽起耳机线听了半天。

“……不知道。要睡就躺好。”dont看着窗外爬到窗户正中央的月亮说道。

但那也是过去的写照了。

10.

早上被did蓝色的发梢蹭醒,然后有点恼怒的看着圈着自己的少年。此时dont只想说一句感慨万千的话:

卧槽你这么大了还圈人睡你心理年龄真的特么有十二吗!

叹了口气掰开splendid的胳膊坐起,第一次慵懒的看了看阳光,爬起床还能打个哈欠。

昨天不是梦……?那今天就是梦吗?

“dont……~”床上的人揉了揉眼睛抬眼看过来,“哦dont你醒啦……好早……”

“已经九点了不早。”dont瞥了一眼钟。

“哦才九……嗷嗷九点了我要打工迟到了完了我要被lumpy骂了呜啊啊……诶?不对……哦哈哈哈今天周日太好了……”从床上瞬间蹦跶起来的did在早上起来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重新躺回床上圈住dont闭上眼睛,“dont我再睡一会……”

Dont嘴角直抽。他们到底是熟到哪样啊,不过是一个偷了对方钱包然后拘留所打了一架然后自己又给对方做了顿饭住在别人家里……

“splendid,我不能一直住你家。”开口。

“啊?dont为什么啊!”did一下子坐起来,蓝色有如湖水的眼睛带着惊愕望向dont。

“……不太合适吧…这样心安理得的住你家。而且我们是很熟吗……”

“哈,不用担心会跟我分开的dont!”自顾自地笑起来,“dont,我可以跟lumpy说说让你跟我一起打工,然后你住我这儿,这样咱们就不用分开啦!”

“我不是……”这白痴为什么会曲解我的意思啊!

“顺便说一下我在糕点店打工哦!如果你不好意思的话就把我当房东好了咱们可以分水电费!”

……这主意或许也不错,Dont把想说出口的话咽回肚子里。

————————————————————————

剩下的还在码QWQ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