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鳗鱼 二】外婆家的青豆泥上用白色命运洪流画上了星星

【×在这之前求机油!就是互相在lft上往来的那种!我不指望太太们……所以,有哪个普通人(←重音)愿意和阿多小透明做朋友嘤QWQ【←你绝对又是没人理的×】

【×稍微说下,阿多(开学之后)不会常上lft……然后……脑回路有点想哪出是哪出又不会好好表达这样的家伙……所以愿意请留言吧QWQ【←只是想找个伴啦【←不过我相信这绝对没人会看到也没人理【←看吧又没人理了】

满月鳗鱼第二章

时隔好久呢www

顺便公开下药杵和阿浩的姓名【真心话大冒险呵呵呵

※药杵:阿浩的双胞胎妹妹,佟棻【←后来认识了我去查了下这个棻是有香味的木头的意思……

※阿浩:药杵的老哥,跟阿正哥们儿,佟浩桦【←所以我就想吐槽他俩名字里全都是木头是闹哪样啊

不多说咱们act吧。

—————类似于第三视角的第一视角———————

新年,阿多的爹尽量宽宏大量的给她放了两天新年假,阿多对此不得不感恩戴德,第二天跑去了同样刚被家长‘放假’的Sormo家。

自圆桌会议(详见元旦圆桌会议番外)之后就没见过面的两个人除了开心还是开心。那天是除夕,习主席说了,不放假,大人干活去!Sormo的妈就又不在家了。约着去哪里玩,最后打了电话叫另外三个去爱琴海。

何谓爱琴海?一购物商厦也。从庇所西行两站地即可望其高楼,楼外映海底鱼群往来翕忽之象,美其名曰‘爱琴海’也。

好了,停停停,事实远没有这么美好。

事实是,阿多和小伙伴们下错了站,因为负责看站的阿浩一路在思索如何通某些游戏的关,车子已经关上了本应经过五个精神病的门之后,阿浩突然一拳击掌:“哦哦!我怎么会这么蠢!这样就可以……呃我们好像坐过站了。”他抬起头看着车上的进度条,然后冲我们不好意思的笑笑。啊,这城市那么空,这pm2.5这么浓,没有回程的车你就让我们走路呼吸新鲜的污染物吗……我看错你了,阿浩,在这么销魂的除夕,为何不来吃一顿拳头?

总之,在走了一站地之后,钟表显示一点钟时,我们进了爱琴海的大门。看了看门口的显示屏我们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钱,带够了;收钱的口袋,比钱包多。

我简直想回家发一条长微博,痛申我们的不公正(被收钱)待遇。

爱琴海里人少,这里著名的是超市,老头老太太中年夫妇的理想购物场所,名字叫永辉,永远亭的辉夜姬?我想到这个。往前走向上看是个巨大的空洞,透明天花板能看到有点发灰的天空。上次发过的感慨又浮现在眼前:“喧嚣过后的寂寞。”但不管怎样,人的故事都是由寂寞和热闹组合起来的,不愿意热闹就只能一直在阴影中小心翼翼,不如用每一次的喧嚣缩短自己故事里的寂寞时间,最后回顾总有那样的故事可以读。其实一个人的时候寂寞都差不多,只是前后有了对比反衬,感觉就更鲜明了而已。

像以前在Sormo家写作业,总是一首歌,两个人不说话(一部分的原因是不希望英文歌里掺杂进中文的话语)。最后道别离开就没有一般离开朋友家的怅然感,很自然的。留下了以后可以讨论的话题,不会很快就产生‘我们已经聊完了所有共同话题拜拜’这样的感觉。细水长流?But that's another story;宁静才能体现一切的美?Oh dear,that's another story again.

爱琴海里有家槑完槑了,我买了梅片,Sormo买了芒果干,药杵买的是乌梅,男生对这些东西不感冒,早早就跑到3D魔幻体验馆了(后来我们发现他俩在‘CoffeeBean’里玩手机,阿浩居然在看愤怒的小鸟动画版——不过确实挺好看的)。这些家伙真的很无聊,我们三个组队去吃四五层的小吃。先去了一家装修古朴,有假山流水的店,似乎是云南特产还是苗族什么的。店是开放式装修,店主往店里放了各种绿植,桌椅简直像古董,用餐的地方错落有致,像在西双版纳或者云南的丛林里,却不是暗无天日,阳光会细细洒在各个地方,然后在你头发上戴上金色的花冠;水会从石缝里流出来,清冽透彻,青苔在石缝中生长,为石头画上水墨。没有梅兰竹菊这样‘励志’的植物,没有亚马逊里的危机四伏,有的是慵懒,还有放松。店里还有一些类似老石器的门墩什么的,记起神探夏洛克有句话:Something aren't suppose to sit behind the glass. They need handle and the protect by hand.说的真的一点没错。

不过再看菜单我们仨就被吓到了,因为随手翻一页竟然是虫啊!是虫啊!后来好奇心占了上风,我们点了竹虫。恕我不描述这货的味道,虽然不差,可是没肉啊,就像吃苹果皮!下次我比较想试试看起来肉多一点的。值得一提的是竹筒饭,很好吃,是包在一根细长的竹子里蒸的。我们仨一人一根,饭有米香,味道会泛出一股清甜。我保证,那绝对不是淀粉遇到唾液的化学反应。后来还有凉菜石榴花,太辣,我推给旁边两个家伙,低头刷人人,再一抬头,没了。你们俩……何弃疗啊…不是傘就别硬撑了啊……哎!等等!那是我的米酒!你们不能用它消辣!!

接着我们和阿正阿浩在CB里消磨了一个小时,药杵趴在他哥的大衣上睡了,因为太困。我低头继续刷微博,看了看除夕晚上春晚自己发的吐槽,又有了一层新的(更为猥琐的)认识。花了28买了一杯英式早茶,说实话我就是冲着‘英式’去的,结果我花钱买了杯白开水,我加了三包糖,好歹有点甜味了。

最后我们去排外婆家,阿正拿了号,等到六点多。期间我看着自己手机不多的电量默默哀叹然后面不改色继续clumsy ninja。这是我最新萌上的游戏,是从大姨妈(别误会,真的就是同学)那里得来的,想玩好久了。ninja跟你拍手的动作甚萌!嗷嗷鼻血!然后阿正就开始损我说我都多大人了还玩这个,我转头训斥阿浩都多大人了还看动画。

后来进了外婆家,跟名字成反差的就是内部装修!跟夜店差不多,虽然我没去过夜店。更要吐槽的是供人等叫号的时候玩乐的电脑,苹果!A·P·P·L·E!土豪!店里的菜非常不错,青豆泥可能是比较受欢迎的菜,因为左右桌都点了,甜,但是不腻。需要注意的是辣的菜很辣,其他的部分都挺好。阿正和Sormo合吃粉条蛏子,辣的要命,后来一人舀了一碗青豆泥喝了才好。(后来回去的路上Sormo一直抱怨今天怎么总是被辣)

后来大家集体回家刷摩尔庄园(别见怪,真的,我们拿这个当联络方式),我跟阿正就开始互损,Sormo实在看不下去跟阿浩药杵跑到牧场,截了个小猪的图发给我跟阿浩,“看见没?看见了哼一声,这就是你们俩的形象。”

随后这一天就结束了,伴随着我的假期。

唯愿无事常相见吧。

————————————

最近完全不知道怎么写东西……脑回路十分混乱。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