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鳗鱼】温柔的种子

自由发挥时间到!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耳机听过音乐了。同样的句式,也可以套用在诸如没有用心画一幅完整的画,没有完整地看一本书,没有认真地安静写完我的作业,没有细心地在无论怎样的媒介上记录自己的想法等诸如此类被我日常视作自怨自艾的好理由的句子上。原本,我是打算就用这样丧气的句子来开始我今年生日的一篇长文的,但现在我想还是不了。毕竟我的念头总是两秒上新,最后付诸实际行动的那个想法,总是挺随缘的。


生日这种东西已经不再被我那么重视了。我小的时候,觉得过生日不算是刺激,可是能拿到礼物确实是令人开心的一件事。如今,生日的礼物却需要提前向别人索取,实在是尴尬而怯于开口。再往深处想,无论自己怎么渴望着拿到手的盛满惊喜的盒子,内心总是要不屑一顾于心意和挂念都少了一半的礼物的。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满载他人祝福的人的嫉妒而引发的厌烦心理呢?于是如同以上思考方式,我就抱着每一刻都在掂量自己真正的想法,每一秒都在衡量自己的话语与行为的思考迎来下一个已经不想再费劲去张开双臂“迎”来的生日了。甚至,敲打出生日两个字,都有种莫名其妙的尴尬。


过去的一年我已经很少再怀念我曾经的初三,一个不需要费心维持人际关系的环境。自我审视一番后,我认定这并不是因为回忆淡去的原因。相反,这些记忆的片段总是越发鲜明,那时窗外雾霾天的光亮也极其写实地呈现在我眼前。这些灰白色的光芒,又提醒起我某个阳光灿烂的早晨,上学路上那位穿着花裙子骑车的老奶奶,或者是校门口马路被车撞到的同校学生,又或者是向左侧身笑着谈天说地的我面对的人,接着就回到了一个离我远了一点的灰白色窗户的画面。偶尔想起,我仍然愿意细细地回想一遍这些令人愉快的记忆,但在我回忆的同时,身边新的记忆也能够吸引我的注意了。我聊天的人变成了她们,还有他们。暂时还没有能够建立良好关系的小动物,但是现有的人际关系足够我排遣时间,不那么孤单。有了新的讨厌的人,有了新的喜欢的人,有了新的背景音乐,有了新的爱好和未来的目标。文科还是不错,理科一如既往地令我头疼。不再那么热爱看番,但花在哔哩哔哩上的时间也没有少;很久没有塞着耳机,可是我坐在新的懒人沙发上也会外放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没有耐心画完整的画,但是收到了非常棒的彩铅,也有了不少新想法;新书基本没有动,可是现在再读《秘密花园》的时候,深切地为里面的人感到开心;不曾记录自己的想法,但如果最终和我撞在一起的念头是个新想法的话,那它一定和我真的很有缘分吧。毕竟,每个念头都代表我之后生活的不同呀——每个世界的走向我都要前往开启,实在是太忙碌了,怎么有时间坐在懒人沙发上听着交响乐,假装自己是指挥家,在指挥不同乐器和声部呢?


过去的文章中,我想邀请来听我的演讲的父母,也在过去的一年中继续不间断地给我制造着麻烦。我很感谢他们,尤其是在近几个月,给了我机会让我的脑袋能在一夜之间思路繁杂,也能让我从无法形容的、类似于良心不安或是愧疚的心情中不断审视自己对于你们,还有别人的真实想法与态度(我的结论是我可能有控制欲较强的行为倾向)。同时,也见识到很多新鲜的地方和人。这些都要拜你们所赐。不过,也许换做以前的我,这些话真的是带有悲伤和怨恨——现在不再是了。虽然并不知道如今的关系是好是坏,能否延续,但是起码距离要近了一些。我情不自禁地猜测你们是否也同样这么想,不过现在我需要先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了。就在这时,我真切的期望,我所说的不要在将来变成我鄙夷曾经自己幼稚话语的理由。我不可能向你们敞开心扉,不会告诉你们我所有的行为和思考,但是我在迎合你们的时候,起码能有一半的自我是自愿并且开心的。与此同时,我不想对你们抱有任何其他的期望。并非对你们对我的爱感到失望,而是觉得你们已经不需要再彼此之间无论是合作也好,还是单人也好,为我的心情再考虑了——虽然我认为你们之前也没有多么认真地考虑过。


一不小心说到父母了。不过写完了这些,我想也没有需要边打字边哭的桥段了。


以上全部写于8月26日,而今天则是8月27日。再过三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岁了。


絮絮叨叨说了蛮多,都是脑子里的碎碎念。今年的生日有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男票会送我什么礼物呢(愉快地)?但是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其他可挂念的。就算进入了新的圈子,就算有固定的人谈天说地,可是到最后,我发现我对他们抱有的想法,真的就仅仅是‘能记起我就好了……像我这样的人,如果会担心我,真心为我着急,那我就已经不知怎么感激怎样感动了。’这种程度的念头。明明从前觉得肯定存在相互的知己闺蜜这样的人际关系存在,可是现在我连想要建立这样的关系的想法都没有了。没有人能够教我这个,可我也不太会无师自通,只好一日一日慢慢凑合着蜗居在自己所谓的‘临时’对话机制,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可以融入到正常的对话当中去。不过,再想想,是不是跟自己的自卑有点关系呢——唉,留到以后再想吧。已经习惯了这种怀疑他人关心,猜忌他人思考的日子,真的好烦啊。


另一点,就是写出的文字更加被人喜欢了。相比较于从前用幼稚的笔触写的乱七八糟的同人文,如今虽然拖延症大肆阻挡我做任何事情,我的帖子得到了更多的回复和赞同。尽管我还是很怀念几个月前还能够写出的风花雪月行云流水的那种文字,如今倒是有些平铺直叙,不知是好是坏。会继续把那篇小说写完,然后好好地画画,努力一点去对待应该面对的东西——还有,我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觉悟一下孤独应该是被享受的这件事,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吧。


画画并没有进步太多,有些烦恼,色彩也是。


Overwatch玩的中毒,世界再见。


被人传染了很烦的病菌,赶快治好啊。


心很累,但是等到开学,等到自己真的孤身一人,在路上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怀揣着能让自己感到自信且骄傲的东西,不再哭着寻找同伴的时候,也许就会好了吧。


2016/8/27

家门口的麻辣香锅送了30元抵用券,可以的,这很清真

Pend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