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很严肃的事情的解决办法

我在Sormo家用我电脑上的WORD敲这个的时候背景一如往常用纳纳帕,看着青绿色心情舒畅写着心情不舒畅的东西。纳纳帕的金毛真漂亮啊www不愧是我男神。

【正色。】

最近总是在想这个问题。

当我有些时候实在无法思考一些超出我逻辑范围或者让我摇摆不定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去玩库洛牌。周边店买的,多少钱我忘了,似乎挺贵。这玩意儿很多人不信,但是我宁信牌不信硬币。我拜了拜牌,决定占卜一下我跟大白之间究竟要怎么进行。

昨天我去刷YouTube,一边刷艾婶一遍刷Mine craft,再然后我去翻Tumbler某太太的神夏黄暴图,最后回B站刷敖厂长(发的次数最多的弹幕是‘可惜是个基佬’)。不过心不在焉。我一直想去房间拐角拿库洛牌占个卜,可就是懒得动弹。我这算没有诚意吗?不知道。今天我在Sormo家掏出了牌,她开始犯病:

“等等别摆阵!”

“……”

“我要给你换背景音。”

自从大白给我看了洗剪吹之后我狂迷背景音,连带着感染了Sormo。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没理她开始洗牌。就在我摆好五张牌准备翻开的那一瞬间,代号为‘兵长今晚加两个卤蛋’的背景音开头突然从我眼皮底下飞过去还在我头发上顽皮的转了三个圈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吓得我手一哆嗦翻错了牌。

完了,重洗。

我把语文作文练习拍到Sormo脸上,在一片‘你挑着担’的声音中抽了五张牌,不过我没翻。我想,两个人的关系取决于这个吗?

如果你问我是否愿意回到从前的关系,虽然不太可能,不过我是愿意的。不过我怀疑自己有没有度过从前关系的耐心,就像谈恋爱,一开始的甜蜜期过后变的乏味。重新开始,太累,累形也累心。

但是我想问你,你愿意吗?

如果你愿意,我就翻翻牌,尽力一试吧。

————

永远亭终于通关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