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很严肃的事情。

在听Father。单纯的喜欢这首歌的旋律,歌词第一次听,译出来似乎有点悲伤吧?

有个单词叫atherosclerosis,不知道什么意思,谁给解释下?

切入正题。

你他妈以为我不明白吗?你的动作表情心情心里在想什么?我比了解Sormo还了解你,但我也不怎么了解Sormo。

我在这种状态大概是在初二上,然后我在初二下的时候终于摆脱了这种令我无比迷茫的状态,虽然那时候多半是我自找苦吃然后再绕个圈子回来。现在看你也是这种状态,接着你找到KK,大姨妈(哦对,这俩我也找过,然后又淡淡然给甩了),还有谁我忘看了,因为我去值周了。

这样会演变成你和她们刺激我【虽然没怎么刺激到,因为我了解过这种状态了】,我和媳妇还有乌鸦她们刺激你【不过我的本意不是刺激你,我只是单纯想跟媳妇在一起】。我不想说我会等你这种好像全是你的错的话,太狗血了,身为人类最机智最作死的人我受不了。无时无刻,我在和某个人对着干,这个人不是你,也有点像你。它是一个因果物,你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但你知道他做过什么。最终像人字一样崩溃掉。

初三上,我和媳妇坐在了一起。我没理你。为什么?不是‘我认为你清净点比较好’这种深明大义其实傻哔到极点而且玛丽苏的话,而是‘我的错。’

今天我认错了。我很抱歉。对不起。

我不希望你原谅我,也不奢望。咱们对对方造成的损失太大了。从第一次冷战一周开始,也不是冷战,什么情况咱们都心知肚明。挣脱掉这个圈子,亦或是加入到这个圈子。不明不白的关系,谁也不想去挑明。我想,架子鼓课程那天,就是这样吧?也许不是,我就这么认为好了。我想咱们在徐享三老师面前第一次LULI谈话可能是个错误,也许也是个好运气。所以在这个阶段中,不同方面都丰富了起来(包括黄暴方面)。

今天我就白话文直说。

我觉得重新开始太累了,太累。不过咱们似乎也没机会重新开始了,对吧。

我所作为的理由,也许只是为人天性。人之初,性本善,可是他没说善成什么样,也许只是有良心,没有爱心;也或许是有爱心,没有善心。我也不知道我是有啥心,总之有一颗就是了。所以做出的一切举动都是……我想,我脑内的顺理成章。只有一件,你跟老妖妖的关系,我本着良心和自我认知来下定论,谈恋爱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无聊。

卧槽我怎么说的跟写给男朋友的信似的。

每一下加重拍背我都知道你心里不满了,像我以前一样。抱歉啊,下手略重。

我想我写完它后可能会后悔,非常有可能,不过写了就是写了,我现在也不后悔。

就这样吧。我想,既然关系使然,我就慢慢顺道走下去,只要往前走,就算绕一个圈回到原点,也是看到不少风景的。

如果你有时候又会这样开始冲动,多思考一会,再想想老刘,小施吧。我就是这样脱离沼泽的,我希望你也能。

上面这一段,看到之后忘掉也无所谓。

不过,如果你真的很想挽回这段关系,我也想想我该怎么办吧。

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