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满月鳗鱼】蓝的透明的爱和右手中浩瀚的自由

像这样已经好久了。

好希望能有以前的伙伴和奇怪的语癖。

啊,关于现在的境况,我已经懒得去描述了。但至少,我还没沦落到万人唾弃的状态,我知道,如果我愿意,我是能够跟他人说说笑笑的。不,我想我不是一个自闭的人,但像这样,一行一行,看着黑色的字体开始以我的心为能源填充着白色的页面,我的眼眶就会发热,然后就好像有什么要溢出来,跟着我满满当当的情感一起。

交流障碍。

这是我发小给她自己的一个定义。

真的,当我还在那个只待了不到一年的教室里默默跟着你们一起八月秋高风怒号的时候,我绝对是幸福的。我真的好爱你们,爱到想让我们再重新来一次。而现在敲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只能默默叹息,我究竟是不是一个我曾经绝对不会想象到的交障呢?啊,这个问题,时间会不会给我答案?再想想曾经中考作文上,至今清晰地记着的也就只有那一句舞榭胡姬拍骨,我已经退化了太多。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苒苒物华休,绕腕双跳脱;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孟冬龙潜嘉平正阳杏花上春孟夏天中容桂绽菊——时如饕餮,这也就是我曾说过的了。救命,我好想这样大声叫喊出来,你们谁都好,媳妇,小西,熊哥,昕禾,静赢,不是他们,是你们,能够让我不再有这样的心情,让我不用再打出这些标点错误的无聊句子。

这就是为什么学校的trip我想要去西藏。

可能是……寻求那一份可以感受美的孤独。

我的角度可以看到预示夏日即将来临的绿色枝叶,它们绿的那样美好,绿的那样优雅,迎着阳光,实在是太美了。昔日曾有女儿绿,我想我也没那么高的造诣给你们取一个名字,若可以,你们大概就是让我幸福的绿吧。我想一个人独享这些,想一个人静静的,看着你们,想到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一个人笑,一个人哭,一个人擦去泪水,一个人描绘将来。

可惜这些事情我都不得不委曲求全了。

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我可能就真的会变的大不如前了啊。

好羡慕你们,现在的你们。你们,就是许多人。我的同学,和我的以前的同学。好羡慕你们,羡慕到想哭的程度。若是能够开心起来,一切都好,一切都好,请让我开心起来。

我想要再去考一次中考,啊,什么时候中考呢?拜托,语文科目的作文是什么呢?当我打下这些字,看到左下角的字数——已经九百多个了——我开始觉得满足,满足,但是我又觉得远远不够。我想要百位数,我想要千位数,我想要万位数,但我可能又没有足够的耐力来完成这些。我的语言开始无法表达我的思想,我的精神开始跟不上所有发生的事情,我为数不多的勤奋值开始大幅度消减,我在内心开始变得消极。

混蛋。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一切的根源都是那个可恶的转校生啊,为什么我会想这么多啊!

只要当他是陌生人,一切都会好的!

写完这些开心多了。

我希望我嘴角的上扬动作不要再源于脑内的‘应该微笑’的念头了。

嗯。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