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龙潜之月】高山、月亮、地平线、一位青春少女、一只小鸟或一匹马

×标题选自Julio Cortazar《跳房子》的一段中的一句话中的一部分((。

×很久没回来我都不知道从何写起了

————————————

写上一篇之后我继续着我的生活,段考也结束了。为了写这一篇日记一样的lft我倒回去再看了看孟冬月的那一篇,觉得它有些像我怀念初三的一篇小小的短文。

初三刚毕业的时候我立志要写一篇长长的初三回忆录,但是我太懒了,一直没动笔写。最初的白皮手稿本现在仍旧有着那一段开头和乱七八糟的文字,剩下一页大段的空白和这一页最上头的一点点黑,让一个强迫症患者恨得牙痒痒。我牵着自行车走在北校区的石砖路上想我要把这些生活一点点比喻成落日的太阳地上的叶、深山里的野兽或是黑洞连接的宇宙另一边一颗绿色的星星,但在现在的脑海中和自行车一起的图像里我是穿着冬天厚厚的羽绒服的——我毕业的时候应该是夏天吧。但这跟毕业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人应该是在快毕业的时候才会想到怎样去写回忆录,但是我冬天的时候就在放学时文艺的四十五度角仰望不知为什么蓝色的天空想一些很奇怪的句子然后再把它们忘掉,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想它们。

我是个奇怪的人。

过去一周我参加了学校新加坡-马来西亚的trip,过程(充满了蝙蝠、虫子、苦工、WiFi、环保、零食和飞机元素)暂且不提,最后离开前托运包的时候新加坡的(一个老是被我们追着打的)老师问我:“你知道中秋节人为什么要吃月饼吗?”

我说我不知道啊。

“哦,那你应该知道嫦娥吧?”

“哦那个啊,知道。”

“嫦娥飞到月亮上,那里有个月兔对吧?”

“啊是的。”

“我觉得你很像。”

“啥?”

他说我是特别的。

那之前我刚刚特别想哭过,因为我自闭了一两天之后变得有点敏感。原因是我觉得我不如大家,我比大家差很多,我无法融入大家(其实我一直混的很好),还有张雯的一句无意的话。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做成自己想要的人,我永远是被诅咒的一个普通人,普通到平均值。但是个别人,他们像路旁边的几个标志,总是说些我自己都不信的话。

我是特别的。

我希望我内心也能这么想。

————————————————

祝我DNW动漫社创作部登刊加油← ←

评论

© 数月亮的中二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