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

离人回牵不可尝其苦泪,将军城上旗摇划线编年,重逢杯酒系丝金融墨晕,回头路上一人细摇慢唱。

【二盈月】识途

华灯便是由千千万万亮着的橘红灯笼组成的。

这是交在城墙前女人们手上的长夜。她们并未点燃烟火,花鸟静默,丝绦长垂,乱了年轻又苍老的乌青。

那夜是梅香正浓,笼着三千璧人。红挂送行,披盔戴甲。公必凯旋而归,可若是如此,何必垂泪?

转眼梅枝胫突,干墨一行。老马识途,从大尘中归来。华灯未乱,映着黑发像是年轻了些。马疲累的步伐便为女人的鼓声,大尘正是迟迟临面的沙场。望眼欲裂,哽喉无声。尚为妻否?尚为新妇否?尚为伉俪否?尚有悦己者否?——尚不为寡否?

夜寂雪声起,撒盐差可拟。咸不可嗟,落是为悼,灼人间白鬓。

老马识途人不在。

罢了,要这赤红凤裳何用!

于是击鼓!奏乐!撕扯乐弦,掀落长衫乱了挽发,绛唇虚了人脸白了几分。白雪,素衣,无金戈,无染血,她们输了。输又如何?再击鼓!迎!迎这识途的老马,迎这尘后的哀亡!红裳拥喜,素缟迎丧!这莽苍平原灰冷城洞之前,雪要埋了输家的寒骨,要葬了那漠然的生死!



最后再看之时,独剩残灯燃尽。

识途何用之有?


————————

瞎写OTL这 这片子简直太好看

水平糟糕 也文笔苍白

可必须要写出来……纪念如此好的片子

评论